重慶公司企業法律顧問

上班途中因違章造成交通事故受傷仍屬工傷

當前位置 : 首頁 > 公司分立

上班途中因違章造成交通事故受傷仍屬工傷

* 來源 : * 作者 :
文章導讀:因過失造成交通變亂屬于一般的違章舉動,不屬于應受治安懲罰的違法舉動。對舉動人因此受到的危險,不能推定和理解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六條所規定的違背治安
關鍵詞: 仍屬

因過失造成交通變亂屬于一般的違章舉動,不屬于應受治安懲罰的違法舉動。

    

對舉動人因此受到的危險,不能推定和理解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六條所規定的違背治安辦理傷亡的不得認定為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景象。

    

案情 張秀英系廣東省深圳市金色陽光現代農業有限公司江西省南康市潭口加工場(下稱金色陽光)姑且工。

    

2004年12月14日13時30分許,張秀英騎自行車上班,路過江西省南康市潭口電信局門口路段,橫穿公路時產生與肖某駕駛的二輪摩托車相撞的交通變亂,醫院診斷張秀英為: 右顳葉腦挫裂傷,右顳部硬腔下血腫,蛛網膜下腔出血,顱底骨折。

    

南康市公安局交通警員大隊《交通變亂認定書》認定,"張秀英駕駛車輛過公路,違背《門路交通寧靜法實行條例》第七十條之規定: 即‘駕駛自行車,電動自行車,三輪車在路段上橫過靈活車道,該當下車奉行,有人行橫道或者行人過街設施的,該當從人行橫道或者行人過街設施通過;沒有人行橫道,沒有行人過街設施或者未便使用行人過街設施的,在確認寧靜后直行通過。

    

’張秀英應負變亂的次要責任。

    

"2005年2月24日,張秀英向贛州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申請工傷認定,贛州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經觀察認為張秀英的變亂危險切合《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作出贛市勞社傷認字(2005)第172號工傷認定決定書,贊成認定張秀英為工傷。

    

金色陽光不平,向贛州市人民當局申請復議,贛州市人民當局復議維持,金色陽光向贛州市章貢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裁判   贛州市章貢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主張: 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六條第一款規定,"職工因犯法或者違背治安辦理傷亡的,不得認定為工傷或視同工傷”,公安交警部分出具的《交通變亂認定書》已認定張秀英違背了《門路交通寧靜法實行條例》的規定,應負變亂的次要責任,張秀英違背交通法例造成變亂的舉動,屬于違背治安辦理的舉動,其所受危險不該認定為工傷。

    

本院認為,張秀英騎自行車橫過公路雖然違背了《門路交通寧靜法實行條例》的規定,但其舉動只屬一般性違章舉動,而非違背治安辦理應受懲罰的舉動,不屬于《工傷保險條例》所規定的違背治安辦理傷亡的景象,被告對張秀英所受變亂危險認定為工傷并無不妥,同時,被告對張秀英的危險認定為工傷也切合《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宗旨和本意。

    

因此,原告認為張秀英違背治安辦理其所受危險不該認定為工傷的主張不能建立,不予采信。

    

綜上所述,被告對張秀英所作的工傷認定決定書,認定事實清晰,合用法令,法例正確,法式正當,依法應予維持。

    

原告要求打消工傷認定決定書的來由不能建立,不予支撐。

    

  贛州市章貢區人民法院訊斷: 維持被告贛州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于2005年11月8日對張秀英作出的贛市勞社傷認字(2005)第172號工傷認定決定書。

    

案件訴訟費由原告負擔。

    

金色陽光不平,向贛州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

    

  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的爭議核心在于,張秀英因交通變亂違章舉動負次要責任是否屬于違背治安辦理的違法舉動。

    

金色陽光上訴稱: 一審訊決對張秀英的舉動定性錯誤,且沒有法令依據,并認為張秀英騎自行車橫過公路違背了《門路交通寧靜法實行條例》是違法舉動,而非違章舉動。

    

同時還認為張秀英的舉動切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六條第一款"違背治安辦理傷亡的,不得認定為工傷或視同工傷”的規定。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辦理懲罰法》第二條的規定,所謂違背治安辦理舉動,一般指因存心或重大過失或在變亂中該當負擔首要責任,侵擾社會秩序,波折大眾寧靜,加害公民人身權力,加害公私產業,尚不敷刑事懲罰,該當賜與治安懲罰的舉動。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亦規定: "在上放工途中,受到靈活車變亂危險的該當認定為工傷”,勞動部辦公廳《關于職工在上放工途中產生非本人首要責任交通變亂后待遇享受問題的叨教》的復函稱: "通常職工在上放工必經路線途中遭受非本人首要責任的交通變亂后負傷,致殘或者滅亡的,無論該職工及用人單元是否到場工傷保險,該職工都應認定為工傷,并享受有關的工傷待遇”。

    

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實行〈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勞社部函[2004]256號)稱: "受到靈活車變亂危險的,既可所以職工駕駛或乘坐的靈活車產生變亂造成的,也可所以職工因其他靈活車變亂造成的”。

    

因此,被上訴人認定張秀英在交通變亂中造成的危險為工傷,切合法令法例的規定,應予以支撐。

    

關于以上復函可否參照合用的問題,該復函發表的主體別離為勞動部辦公廳,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雖然該復函是對工傷個案叨教所作的回復,但對下級行政構造在管理雷同行政糾紛中具有引導意義,該復函與上位法的規定并不沖突,且對人民法院在審理雷同行政案件時具有參考價值。

    

交警部分雖然認定張秀英在本次交通變亂中負有次要責任,但張秀英在騎車橫過靈活車道時因疏忽大意而導致交通變亂,其主觀上顯然是一種過失而非重大過失,是屬于一般的違章舉動,而不屬于應受治安懲罰的違法舉動。

    

這種一般性過失固然不能推定和理解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六條所規定的違背治安辦理傷亡的不得認定為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景象。

    

因此,上訴人的來由依法不建立,不予支撐。

    

一審訊決維持被上訴人贛州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贛市勞社傷認字(2005)第172號工傷認定決定書事實清晰,合用法令,法例正確,依法予以維持。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