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公司企業法律顧問

傳真簽訂合同的效力

當前位置 : 首頁 > 公司并購

傳真簽訂合同的效力

* 來源 : * 作者 :
文章導讀:傳真簽署合同的效力合同法第十一條確認了通過傳真簽署合同的正當性,有用性。訴訟中,對傳真原件證據效力的審查尺度應參照復印件的有關尺度舉行,并綜
關鍵詞: 簽訂合同

  傳真簽署合同的效力
  合同法第十一條確認了通過傳真簽署合同的正當性,有用性。

    

訴訟中,對傳真原件證據效力的審查尺度應參照復印件的有關尺度舉行,并綜合全案證據所證實的事項予以審查和確認。

    


  案情
  2006年1月4日,原告廣西振海船務有限公司(下稱振海公司)和被告廣州市番禺區石樓鎮恒興油庫有限公司(下稱恒興公司)通過傳真簽署了一份《租船運輸合同》,約定: 以原告的"浩航2”船承運被告的非標柴油1000噸自廣東萬傾沙至海南洋浦;全程運費每噸72元,不足1000噸按1000噸計。

    

該合同有原告方代表陳志,被告方代表曾偉平的署名,并蓋有原告的公章,被告的合同專用章。

    

被告以該《租船運輸合同》是傳真的復印件為由,不予承認。

    


  按照帆海日記的記錄,"浩航2”船于2006年1月6日11時抵達廣州番禺萬傾沙奇美船埠,12時最先裝油,17時30分裝油完畢,21時45分散開奇美船埠。

    

1月9日10時32分,備車起錨進洋浦港,10日10時45分在洋浦港靠好"桂油囤1號”船并陳訴洋浦海事處,14時40分隔始卸油,17時45分卸油完畢。

    


  在"浩航2”船的油量計量確認單上記錄,起始港萬傾沙奇美油庫,達到港洋浦港,貨油分量984.096噸。

    


  原告振海公司訴稱: 按照原,被告訂立的《租船運輸合同》,原告派"浩航2”船將被告984.096噸柴油運抵目的港海南洋浦,但被告拒不付出運費。

    

特請求判令被告清償拖欠的運費7.2萬元。

    


  被告恒興公司辯稱: 我方未與原告簽署過合同,原告提交的《租船運輸合同》是傳真的復印件,不清晰該合同上的印章是否是我公司的,也不清晰在合同上具名的人是否為我公司人員,該復印件完全可以偽造。

    


  裁判
  廣州海事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是一宗海上貨品運輸合同運費糾紛。

    

原告提交的帆海日記,船舶簽證簿系原件,是船舶在飛行歷程中形成的法定文件,有國度海事主管部分的簽章或需要隨時接管國度海事主管部分的查驗,應確認其真實性與正當性。

    

通過傳真往來簽署合同,是通信技能發財期間的常見情勢;原告提交的證據質料《租船運輸合同》雖說是傳真的復印件,但其內容與"浩航2”船的帆海日記,簽證簿等法定文件能彼此印證,足可證實其真實性,正當性,關聯性,因而該《租船運輸合同》可以作為本案的證據。

    


  原,被告在同等志愿基礎上簽署之《租船運輸合同》,是兩邊的真實意思暗示,其內容不違背國度法令強制性規定,正當有用。

    

原告已按合同將被告的貨品寧靜運抵目的地,其有權收取響應的合同對價即兩邊所約定的運費。

    

被告接管了原告船舶承運其貨品,即有義務向原告付出運費,其拒不付出運費的舉動組成違約,答允擔違約責任。

    


  廣州海事法院一審訊決被告恒興公司向原告振海公司清償運費7.2萬元。

    


  恒興公司不平一審訊決,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稱: 振海公司在一審中提交的要害證據《租船運輸合同》是傳真的復印件,未提交原件。

    

傳真件的可偽造性很強,而傳真的復印件可仿造性就更強。

    

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

    


  振海公司在二審中提交了以下新證據: 恒興公司與李成文簽署的"桂油囤1號”船租賃合同,《租船運輸合同》傳真的原件。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確認了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和證據,并認為,振海公司在一審已提交了《租船運輸合同》傳真的復印件,二審提交的該傳真的原件是對復印件效力的補強,不影響該證據的效力。

    


  在一,二審的庭審中,當問及恒興公司署理人在《租船運輸合同》上的印章是否為該公司所蓋,具名人"曾偉平”是否為該公司人員,該公司的傳真標記及號碼是否為"HENG XING 02034860098”等問題時,其署理人均回覆"不清晰”,既不暗示認可,也不暗示否定。

    

因為恒興公司完全知悉本身傳真機標記和號碼以及"曾偉平”是否為本公司人員,其出格授權的署理人完全可以明確地作出認可或者否定的回覆,而署理人在一審中回覆"不清晰”,在二審的回覆仍舊是"不清晰”,這在客觀上不切合情理,應是主觀上的消極回避,因而應認定恒興公司對上述事實予以認可。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